远大国际期货有限公司

客服电话

期权要闻

【远大期货】美联储想缩减购债规模,美国政府能答应吗?

来源:远大期货    作者:远大国际期货    

  在美国政府债务飙升超28万亿美元,远超7月底到期的22万亿的规定上限之后,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坐不住了。

  日前,耶伦在写给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信中表示,民主党领导层应该尽快提高债务上限或暂停其生效,否则“将可能对美国经济和全球金融市场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害”。

  简单一点说,就是耶伦想让国会尽快的提高债务上限,好让财政部可以继续发债获得现金,否则现在的财政部的资金量将会在近期内耗尽,可能到最后连还以前债的利息的钱都没有了,这将触发历史性的违约,并使得政府的信誉受到质疑。

  我们来看看美国财政部开在美联储的账户余额(基本上联邦政府的钱都存在这个账户里,包括国债发行获得资金、税收等),在疫情之前,保持政府的正常运转,这个账户资金是保持在3000-3000亿美元的状态的。而现在余额是2776.5亿美元的状态,确实非常的不足。

  (来源:Board of Governors of the Federal Reserve System (US))

  2020年的时候考虑到应对疫情的开销,政府开始发行大量的债券已获得资金,使得去年的账户余额出现巨幅上涨。政府今年2月逐渐加大开支,其中包括纾困和救济法案的资金,将钱转移给公众和企业,账户余额快速下降。

  而由于支出金额过大,使得原本保持政府正常运转的钱(3000-4000亿美元)都不够了,而且8月1日的时候,债务上限悬挂(Debt Limit Suspended)到期,美国政府债券上限恢复,导致政府现在没有办法通过再次发债补充余额,政府又一次面临着停摆的困境。

  所以,实际上耶伦催的就是这,想让国会赶紧上调债务上限,好让财政部这边能再多多发债,至少把政府运转、利息支付这两个方面先稳住。

  耶伦这方式逻辑上是合理,但是转念一想,又有些本末倒置。她催促国会的是:“应尽快采取行动,以保护美国的信用。”

  可是,每一次美国债务上限的提高,难道对美国信用不是伤害吗?

  个人认为,耶伦并不需要那么急,因为美国以前也发生过财政资金耗尽,政府部门停摆的事情,但是事情到最后都解决了,无非就是再次使用“债务上限悬挂”,让财政部可以无限的发债。

  由此可见,美国未来的债务规模还将不断提高。美国政府现在没有办法摆脱对债务的依赖,需要不断地扩张债务、借新还旧维持其运营。

  1

  作用很大,负面不小

  我们先来看看美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根据国金证券整理的数据,现在美债占GDP的比重已经到达了二战时期的水平,可谓是相当的高,且该比例大于120%,其中的意思就是,把整个GDP都拿去还债都还不完。

(美国债务占GDP比重来源:Wind,国金证券研究所)(美国债务占GDP比重来源:Wind,国金证券研究所)

  大家可能会奇怪,问虽然二战时期的比例很高,但是此后下滑的也很明显,总体回归了稳健,那这次到了顶点后难道不会也向下恢复么?

  实际上难以将两个时间段进行对比。二战后,虽然美国政府的债务绝对值是在持续增加,但是当时美国经济增长更为迅猛,美债/GDP被大幅拉低,也就说当时的债务增长是相当健康的。

  而自里根政府开始,政府支出就开始大幅增加,这背后很多都是以巨额发债作为背书的。可以看到70年代开始,美债的增速就开始超过GDP的增速,美债/GDP也开始回升。

  把时间再缩进,我们可以发现近两年以来的增幅显得尤为不讲武德,比例从100%一下上升到了130%左右。但是未来的经济情况是否能像二战后的那三十年,重新把这个比例拉下去,就值得怀疑了。

  不过,虽然说美国债务近两年大幅的提升,但短期来看,确实是帮助了美国经济在疫情下的恢复。

  GDP从疫情期间的负增速恢复成了正增速;制造业PMI也一直保持在60左右的高位;失业率从15%的高值逐步回落至近日的5.2%;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也在不断创新低。

  这是因为,美国通过QE,进行债务的货币化,使得市场的流动性增加,市场主体有源源不断地资金进行投资活动,助力美国经济的恢复。

  另一方面,美债货币化(财政政策货币化),也会使得美元发行量大幅增长,美元短期贬值,而这一定程度上是可以降低实际美债负担的。通过货币的贬值来一定程度上的稀释债务。

  可是,对于美国本土而言,虽然在短期内进行债务货币化能维护市场的稳定,并且推动本国经济的恢复和发展。但是若是长期进行债务货币化将导致通胀持续升温,最终会导致大通胀的来临。

  而近期美国的一些经济数据就有表现出前兆,CPI不断跳涨,不仅是3月突破2%,6、7月更是高达5.4%。

  而通胀的大幅增长会传导到消费端,过高的物价将使得民众消费意愿降低。最近的美国消费的数据表现就不容乐观,数据有转差的趋向。

  8月17日,美国商务部公布的7月零售销售月录得-1.1%,预期为-0.2%,前者0.6%。相比CPI却是5.4%的涨幅。这说明消费者开始受高通胀的影响,已经逐渐削减日常消费了。

  美国的政府债务现在大概有28万亿美元,去年的利息支出大概是3450亿美元。

  而美国的财政收入去年只有3.42万亿美元,同时财政支出约为6.55万亿美元,财政赤字达到3.13万亿美元。今年还没过完,美国联邦政府财政赤字更是已经已升至2.06万亿美元。

  这就说明,实际上美国政府不但没有办法靠着自己的收入填补债务利息缺口,大部分的债务都还需要债滚债,借新还旧。

  对此,政府那边有想出方法是通过提高自己的财政收入,去减少财政赤字,这其中包括拜登政府之前说了的对富人和企业加大征税,和7月份推动全球达成最低企业税15%的税率。

  但这只是杯水车薪,征税类的法案通过的时间还很长,短期内难以实现,远水救不了近火。

  对于其他经济体而言,美债货币化的影响也是显著的。

  很多经济体会通过储备美元进行资产储备,但是若美国QE不结束,美联储不断扩表,美元承压,将出现更大幅度的贬值,那其他经济体的储备资产也会贬值,本国货币的信用价值也会减低,造成信贷增长乏力,流动性出现危机。

  另外,假如如同耶伦所说的,美债未来将面临违约风险,也会使得恐慌情绪蔓延,各国的央行只能通过减少其他国家信贷来弥补自身流动性不足的窟窿,导致资本较弱的国家面临流动性危机。

  可见,“美债大幅扩张+美联储QE”的组合的长期运行将使全球经济向不太好的方向推进。

  2

  美债还有扩张的空间

  美国政府因为触及债务上限而陷入“停摆”的情况见惯不怪了,特朗普政府在2018年底还停摆了一个多月,创下历史最长关门记录。但直到现在,美国涨幅也从没实质性违约过。

  作为靠印钞薅全球羊毛过活的美国,美债信用就是他们最需要拼命捍卫的阵地。所以个人认为美国是不可能违约的。如同最开始所说的,国会方面最后一定会想办法提高债务上限,或使用“债务上限悬挂”(就是在一段时间内,没有限制的发债)的方式,使得财务部继续扩债。

  美债的最终规模能达到多少,还不能确定。因为虽然美债占GDP的比例已经达到历史高点,但是现在相比于其他的国家来说,倒还没有很烂。其债务占GDP的比重比日本(266%)、欧洲的许多国家(比如:意大利、西班牙)都好很多。

  所以只要国会方面松口,债务提升的空间就还有很大。

  而且现在美联储主席各种鸽派的发言,都显示出Taper的正式来临可能有一定的窗口期,短期可以继续扩表为财政部打辅助。

  另外,即使是Taper真的来了,购债规模缩减至完全结束也需要很久,量化宽松仍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那么财政部方面短期的流动性方面也会得到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