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大国际期货有限公司

客服电话

期货市场

【远大期货】谁将当选下一任美联储主席

来源:远大期货    作者:远大国际期货    

  李迅雷金融与投资 

  美联储现任主席鲍威尔的四年任期将于明年2月结束,而总统拜登对下一任美联储主席人选迟迟未能做出决定。美联储主席人选确定要经过怎样的流程?主要考虑哪些因素?谁又是现任主席的有力竞争者?本文对此进行展开分析。

  概要

  • 总统如何选择美联储主席?美联储主席人选的确定首先要由总统提名,之后经历参议院的投票环节。从美联储主席提名时间上来看,这次明显延后。回顾美联储历史,在任总统更倾向选择乐意“配合”的美联储主席。我们对自1914年以来的历届美联储主席、总统党派情况进行了统计,结果表明,同一时期美联储主席和总统党派相异的情况并不少见。而且,相比较而言,在民主党执政时期,对于来自共和党的美联储主席容忍程度更高。较以往相比,本次美联储主席提名背景有其特殊性:一方面,提名现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特朗普并未连任总统,而拜登目前民众支持率持续走低。另一方面,2022年是拜登任期内的中期选举,纵观历次美国中期选举,其结果通常对总统所在的执政党不利。

  • 竞争者布雷纳德与鲍威尔有何不同?目前鲍威尔最大的竞争对手是布雷纳德。与法学出身,投行、私募为工作背景的鲍威尔不同,布雷纳德是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麻省理工大学应用经济学副教授,具备丰富的经济学学术背景,并曾于2010年-2013年担任美国财政部副部长。与鲍威尔相比,布雷纳德更为关注就业问题,她曾表示,在实现充分就业前应不急于加息,此外,她也更加关注少数群体和低收入群体的就业问题。鲍威尔和布雷纳德都对通胀都有较高的容忍度,在货币政策方面,二者皆为鸽派。但相较于鲍威尔,布雷纳德鸽派程度更深。二者在金融监管、气候和数字货币等方面看法也有差异。

  • 新主席的两难:配合选举还是正视通胀?虽然作为挑战者,但布雷纳德也很有优势。回顾历次美联储主席提名流程,几乎没有参议院否决总统提名的情况,因此本次美联储主席任命主要取决于美国总统拜登的决定。不过,最终无论谁获得任命,可能都会面临在中期选举前配合政府运用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的压力,而这可能会将美国经济拖入滞胀泥潭。

  1

  总统如何选择美联储主席?

  总统尚未提名,时间明显延后。美联储主席人选的确定首先要由总统提名,之后经历参议院的投票环节。从美联储主席提名时间上来看,最近几次总统提名集中在10-11月初,如特朗普在2017年11月初提名鲍威尔,奥巴马2013年10月上旬提名耶伦,小布什2005年10月底提名伯南克,更早如奥巴马2009年8月底提名伯南克连任。但还没有出现11月下旬仍未提名的情况。近日,拜登透露消息,将于感恩节前(11月25日)进行提名。在总统提名之后,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举行听证会,并进行简单多数表决,表决通过则由参议院进行简单多数表决,中间若有环节未通过,则由总统重新提名。任命的主席于第二年2月宣誓就职。

  在任总统选择“合拍”的联储主席。回顾美联储历史,二战后未成功连任的美联储主席共有三位,分别为托马斯·麦克凯、威廉·米勒和珍妮特·耶伦。其中,麦克凯退位原因为主动请辞,米勒则因为职位变动被调任财政部长,而耶伦因在金融监管等方面与特朗普不合,未被特朗普提名。连任两届及以上的主席中,仅艾伦·格林斯潘与本·伯南克“和平”退休,其他主席均因与在任总统意见不合而未受到提名。由此可知,在任总统更倾向选择乐意“配合”的美联储主席。Bauer(2020)等人的研究结论也印证了这一观点,美联储并不是完全独立的,政治因素对美联储决策具有显著影响。

  民主党对非本党美联储主席的容忍度更高。我们对自1914年以来的历届美联储主席、总统党派异同情况进行了统计,结果表明,同一时期美联储主席和总统党派相异的情况并不少见。而且,相比较而言,在民主党执政时期,对于来自共和党的美联储主席容忍程度更高,民主党执政期间有超过55%的年份美联储主席曾来自共和党。

  较以往相比,本次美联储主席提名背景有其特殊性。一方面,提名现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特朗普并未连任总统。而拜登目前民众支持率持续走低,从任期开始的53%降到目前的43%左右,反对率也从任期开始的36%持续上升到目前的52%左右。与二战来历任总统相比,其支持率仅仅好于上任总统特朗普,面临较大压力。

  另一方面,2022年是拜登任期内的中期选举。纵观历次美国中期选举,其结果通常对总统所在的执政党不利。自1934年开始的历次中期选举,总统所在政党平均在众议院中失去29席,在参议院中失去4席。考虑到拜登支持率持续走低,目前面临较大压力,为了稳住明年中期选举,使得民主党政府获得选民的支持,可能会选择货币政策观点更为鸽派,与政府配合度较高的候选人。

  2

  竞争者布雷纳德与鲍威尔有何不同?

  目前鲍威尔最大的竞争对手是布雷纳德。根据美国1935年银行法第203条,美联储主席由总统在现任委员会成员中提名选出,在现有的候选人中,鲍威尔和布雷纳德呼声最高。11月初,布雷纳德与鲍威尔一道接受了美国白宫美联储主席面试。与法学出身,投行、私募为工作背景的鲍威尔不同,布雷纳德是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麻省理工大学应用经济学副教授,具备丰富的经济学学术背景,并曾于2010年-2013年担任美国财政部副部长。

  布雷纳德更为关注就业问题。布雷纳德曾表示,在实现充分就业前应不急于加息。她也更加关注少数群体和低收入群体的就业问题,在今年9月全国商业经济学协会的年会上,她在发言中提到“新冠疫情对许多母亲的劳动力市场状况造成了重大损害,特别是黑人和西班牙裔母亲、有年幼子女的母亲和收入较低的母亲。”鲍威尔和布雷纳德都对通胀都有较高的容忍度。2020年8月,鲍威尔引入了“平均通胀目标的概念”,即允许通胀率暂时高于原来2%的通胀目标,而不是加息来应对,布雷纳德更早提出了这一观点并参与制定。

  在货币政策方面,二者皆为鸽派。但相较于鲍威尔,布雷纳德鸽派程度更深。布雷纳德是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中最为鸽派的成员,若她能接任,或将保持更长时间的货币宽松环境,加息时点或许也会相应推迟。正如前文所说,她更为关注就业问题,在少数群体和低收入群体的就业尚未恢复前,她可能对于加息相对谨慎。鲍威尔同样关注就业,但在最近,他也流露出明年加息的信号。近期,多名美联储官员表态为明年加息预热,若鲍威尔连任,货币政策或许将更为中性,在通胀不断走高的情况下,不排除提前加息的可能。若布雷纳德接任,在劳动力市场完全恢复前,美联储可能会容忍通胀一定程度的上行,加息的概率相对会有所降低。

  二者在金融监管、气候和数字货币等方面看法有所不同。首先,金融监管方面,鲍威尔任期中,美国通过了《多德-弗兰克法案》“回滚”法案,放宽美联储“压力测试”,以降低数千家中小银行的监管压力,使银行无需持有更多的资产来防止现金短缺。而布雷纳德则强调金融监管,曾公开反对上述“回滚”法案。她希望能加强对银行的“压力测试”,并限制其投资范围,来对银行进行强硬监管。其次,气候问题方面,布雷纳德更积极于处理气候问题,她认为美联储应建立情景分析模型,来评估气候问题对银行业的影响。而鲍威尔对气候问题表现得较为犹豫,他表示,气候问题不是制定货币政策时需要直接考虑的问题,气候问题是政府应该应对的,而不是美联储。最后,数字货币方面,布雷纳德表示,美国不应落后于其他国家发行数字货币,而数字货币不应由私人部门发行,这将会破坏美国金融稳定。而鲍威尔则更为谨慎,仅在11月2日支持呼吁建立稳定币的监管框架,暂未考虑政府发行问题。

  3

  新主席的两难:

  配合选举还是正视通胀?

  虽然作为挑战者,但布雷纳德也很有优势。首先,布雷纳德是民主党人。虽然历史数据表明党派不同不是提名的主要考虑因素,但其民主党人身份更容易获得拜登政府的信任。其次,布雷纳德较鲍威尔更为鸽派。若接任联储主席,将维持一段时间货币宽松的环境,符合拜登中期选举的需要。最后,布雷纳德作为女性在政策上更加关注少数群体。提名布雷纳德将更好地体现民主党的包容性,其政策主张与民主党的立场也更为一致。

  参议院或不会对美联储主席任命造成阻碍。目前,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布朗表示,无论是提名鲍威尔,还是布雷纳德,参议院银行委员会都会批准。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批准是参议院确认程序的第一步。截至目前,共有三位民主党参议员公开表示反对提名鲍威尔连任,分别为默克利,怀特豪斯和沃伦,而美国财长耶伦此前则公开支持鲍威尔连任。回顾历次美联储主席提名流程,几乎没有参议院否决总统提名的情况,因此本次美联储主席任命主要取决于美国总统拜登的决定。

  任命终有代价,配合稳定经济。根据Saeki(2008)的研究,由民主党总统(重新)任命的主席更有可能保持较低的联邦基金利率,但当通胀上升时,宽松政策将有所收紧;此外,若美联储主席由现任总统任命,随着总统支持率的下降,联邦基准利率可能会大幅降低,以刺激经济和提高总统支持率,这表明任命权恐怕是总统影响美联储的一个重要机制。所以最终无论谁获得任命,可能都会面临在中期选举前配合政府运用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的压力。

  不过,若美国的通胀压力在明年难以得到有效缓解,美国真正需要的是货币政策的加速收紧,而不应当为配合选举来拖延Taper乃至加息进程。由于通胀具有自我预期实现的机制,应对时间越晚,治理通胀所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大。里根时期的经验已经表明,“滞胀”最为有效的解决措施就是减税和加息的政策组合,但在政府的政策选项里,往往更倾向于加税和降息。所以,一旦政策应对不当,美国经济有持续处于滞胀泥潭的风险。

  风险提示:政策变动,经济恢复不及预期。

  陈兴(宏观首席分析师)